Ygg尤伽

微博ID:发际线什么鬼
一起玩耍!

饥饿游戏AU Fading slowly [3]


3.





抽签总是被安排在正中午,折射的阳光炙热地烤伤采矿区的地面,所有的孩子都被套上像是囚服的白色上衣,然后被一群面无表情的卫兵带到区广场上。

哈利抬眼看到了区广场大屏幕下的市长,抽签的票堆积在他身旁的玻璃球中,和历届的抽签一样。如果有什么不同的话,大概就是男孩票的票数变多了些,不知道是多了候选的名额还是又有家庭购买了粮食券。


人们排着队悄无声息地向前走,在卫兵桌前的册子上签上自己的名字。

哈利也照做,直到眼前11区的孩子开始按照年龄分成了各列,被赶到了用绳索围起来区域里,哈利跟着来到了广场的前面,那里属于16—18岁的孩子。更年轻的孩子站在了后面。

他从前很向往脚下的这片区域,它似乎已经是解放的半面旗了。当他还是个12岁孩子时,看见身高远高于自己的大孩子们站在这里,羡慕他们即将到来的解脱。

但当他真正站在这儿的时候,心里的压力却并没有减轻多少,他忧心忡忡地盯着高台上的抽签票,而耳边的嘈杂声似乎一直在压抑中作响,但他却听见了绳索外人群的低声交谈,有什么人在打赌,赌选中者的年龄,还有恶意地猜测谁会先崩溃或大哭起来。

那些打赌的人都是在11区和12区之间游荡的毫无牵挂的人,说得更直接些,那些人是“流浪者”,德思礼们更愿意称呼他们为疯子或者骗子。

但是想想吧,在11区或者12区这种疏于管理的地方,有谁没干过违法的事儿?他和罗恩因为打猎,每天都有可能被处死,可那些管事的人对猎物的口腹之欲让他们这项活动持续了下去。




再相比绳索外,贡品抽签区的气氛让人发疯,大孩子们见到了眼熟的面孔也只是微微点头不发出任何交谈。

当然也许有些例外。


“嘿,真是安静地可怕,说说话或许可以放松些?”

“你好,以前没见过你,今年刚满16岁吗?”站在哈利身边的男孩撇过头,压低了声音试图交谈“奥利弗.伍德,如果这次没有被抽中的话我们或许可以交个朋友。”


“哈利.波特,在我平安度过18岁以后我们可以交个朋友。”

“放轻松,只有两年了。”伍德尝试着用轻松的口气说出来。

“你16岁时也是这样安慰自己的吗?”

“当然,而我今年大概就可以解脱了。”棕发的男孩牵扯了一下嘴角。

“梅林保佑你。”哈利回了一个微笑。



伍德或许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麦克风的声音远远盖过了他的话。




“Welcome,welcome,welcome,to The Hunger Game!”


政府和首都派来的官员们例行地鼓起掌来,在这零星的几声掌声中传来些低低的抱怨。


“拜托,有人说过他的声音就像只公鸡吗?”

那恶毒的语调一定是达力,哈利看见了达力的侧脸,他的脸一定正愤怒地扭曲在一起。

我猜达思礼并没能把他的名字撤销。哈利有些高兴地想着,毕竟很少有什么东西是达思礼满足不了他们的达力小亲亲的。


“你认识?”伍德问道,“我是说那边的那个……”

“我的表哥。”

“基因是个神奇的东西,对吧?”

“我就当是对我体重的赞美了。”




台上的市长还在进行着历史的叙述,哈利并没有认真地听,毕竟年年如此,听着市长那单调的音节,说着“这是一个悔改的时机,这也是一个感恩的时机。”这种冠冕堂皇的漂亮话。

然后宣读了以前十二个区的获胜者名单,那么多陌生的名字,唯一的一位格兰芬多的获胜者就显得那样突兀。

孩子们都抬起头,看到了一位身穿枣色长袍的女士站了起来,她的年龄一定超过60了,但依旧让人感到了她的严肃和挺拔。

老去的天鹅。哈利想着。



“米勒娃.麦格!我们格兰芬多的骄傲!”



市长激动的话似乎盖过了麦克风的嘶哑的声音,而那位来自凯匹特首都的负责十一区事务的官员——因为做作的姿态和浑身粉色的装束而被达力叫做粉红癞蛤蟆的乌姆里奇,则站起身和麦格来了个简单的拥抱。而麦格的表情不是那么自在。




在人群中,每个人的表情都惊人得相似,因为这个拥抱之后就是抽签的时间。

哈利的手心已经攥出了湿漉漉的汗水,他在心里默念着:那里可有几千张票呢,其中还有那么多重复票。




经过这个短暂的拥抱,乌姆里奇大步走到了市长的身边,接过麦克风:“饥饿游戏游戏快乐!祝你好运!”

又转身走到了抽签的玻璃球前,用她甜腻腻的声音说:“老样子,女士优先!”



人们都屏住了呼吸,仿佛静止了一般,转动着眼球看向女孩票的那颗玻璃球,看见乌姆里奇的手在里面挑动着,选中,放弃,重复着相同的动作数次。

哈利知道那是凯匹特要求的作秀,直播到首都给那些以此为乐的人们看。然而没有任何博取眼球的意义,他们根本不会在乎抽中的是谁。



漫长的十几秒,乌姆里奇似乎终于挑中了她的选票,她捏住它,缓缓地拿出,每个人的视线都被那张纸条锁定了,当它被摊开时,有些女孩已经发出了紧张的呜咽声。


名字被大声地朗读了出来:


“赫敏.格兰杰!”





紧接着是死一般的寂静。


乌姆里奇堆满了笑容,她的笑让哈利莫名地愤怒,她说:“11区的这份骄傲!给予格兰杰小姐!”

“赫敏.格兰杰在哪?”



一个女孩缓缓从16—18岁的区域里走出来。她看起来镇静,但是脸上是可怕的苍白色,而人群中传来的爆发性的女人的哭声更是让她的脸色仿佛死人。



“不!求求你们!赫敏!求求你们!我来当贡品!让她回去!求求你们!”

被绳索和守卫死死困住的女人疯狂地想冲进去,哈利认识她,她是格兰杰夫人,和他的先生一样是11区少有的医生。也是11区少有的值得尊敬的人。

他们的女儿——赫敏.格兰杰仿佛没有听见哭喊,拖着僵硬的步伐往高台上走去,她的头发乱透了,如同死去的枝桠挂在她毫无血色的脸上。那段到广场高台的路只需要十几秒,她却足足走了有一分钟。

当乌姆里奇拽住她的手高高举起时,她的表情依旧是空白。而格兰杰夫人的哭喊依旧撕心裂肺。




在学校时,赫敏.格兰杰是著名的书呆子,没有多少同学是跟她走得近的,哈利算是少有的跟她说过几句话的人,因为他的护理课作业,他们在学校那间并没有多少书本的图书室里聊过一两句。


她是个好女孩。哈利想。她不应该承受这个。


她甚至只知道看书,没有任何体能训练的基础,参加饥饿游戏无异于送死。





乌姆里奇放下了高举的手,又走向男孩们的玻璃球面前,故作神秘地说:“那么谁又是那个代表荣耀的男孩呢?”

这一次,她没有浪费太多的时间,几乎是一瞬间就选中了男孩的票。






“达力.德思礼!”









[TBC]





*难产的第三章……
下下周要出去写生,大概有时间再码一点了
爱你们2333333

评论(13)

热度(65)

  1. 什么鬼Ygg尤伽 转载了此文字
  2. 巴拉拉能量!Ygg尤伽 转载了此文字
  3. 什么鬼Ygg尤伽 转载了此文字